财新传媒
  • 发表评论
  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  • 新浪转发

阅读|细节贯穿《世界》始终

来源于 《财新周刊》 2019年第01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1月07日
可以听文章啦!
同样是放弃典型环境与典型人物的写作,同样是观照日光之下俗世微末的个体,袁凌却在此之外,殊异地认定经验才是让一切写作安身立命的根基
《世界》,袁凌 著,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8月
文 | 徐兆正

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

  有时候细心观察文学史的内在逻辑,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。譬如说近些年越来越热的“日常生活”书写,无论是在苏联文学,还是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前三十年里,都是一个不被提倡的灰色写作区域。在那个时代,个人的处境至少相对于要求描写群体生活与时代变迁的文学而言,乃是无足轻重之事,而其时的文学主流,正是在当下被冠以宏大叙事之名的后者。十足的吊诡在于,今日的文学内部,表现日常生活的写作正在成为新的宏大叙事,而它的粗疏与僵化程度也愈来愈接近于前三十年文学。当代文学的前三十年与近四十年,当然有着形形色色的差异,但也不是完全不可比较。至少,两者的僵化,都是写作范围、方式的同一化,而粗疏则是它的结果,亦即作为文学想要传达的实感经验与审美体验的浮泛和空无。

版面编辑:许金玲
  • 此篇文章很值
  • 赞赏激励一下

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

推广

财新私房课
好课推荐
财新微信

热词推荐
引力波 阿根廷总统 卢旺达 辅仁药业 莆田系 五大战区 敲诈勒索罪 曾荫权 美国总统大选 华润银行 祁斌 期货交易时间 数字货币 永远在路上 齐泽克